墙头格拉丝

专注于给各圈儿添柴
🇨🇳日韩欧美👌🏻
点开我首页的人❤️我爱你
微博:Ong_oing

大概没有标题,连对话都没有

超级愚蠢的双向暗恋日常文,不在乎文笔的赏脸看着玩吧❤️



——————————————————————





让人热到眩晕的太阳降到只露出一个边的高度。
今天的广告拍摄结束的有点早。

回到宿舍后,

他们悄悄逃了出来。

说是逃了出来,其实只是溜到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店。

店里空调开的很足,冷冷的空气跟随着推开门的动作扑在了身上。几乎是同步的,他俩一起打了几个寒颤。

走到柜台前的短短距离,皮肤表面的汗就已经消失殆尽。

队伍很长,他们站在了排队的末尾,

知道丹尼尔没有带钱包的习惯,邕圣祐开始低头在自己的黑色大挎包里翻搅。

丹尼尔不由自主的,伸出一根食指戳在了对方正对着自己的发旋儿,眼睛里看不出什么神情。

找到了埋在包里最深处的钱包,直起身抬手挥走了那只手,邕圣祐开始看墙上挂着的甜品单。

丹尼尔偏过头看着对方深思熟虑的侧脸,眼睛微微折射着亮光。

耳朵有点烧,邕圣祐还是没想好要什么。

看透了一般,丹尼尔拿肩轻轻撞了一下对方,示意他先去找空位。

邕圣祐撇了撇嘴,将手里的钱包递到丹尼尔的手心。
在转身走开之前,不甘心一般的又仰起脖子,眯着眼看了看墙上花花绿绿的甜品图案。

邕圣祐找了一个在角落里的双人卡座,小小的方形桌子刚刚好够两个人使用。虽然是在角落,却还是晒得到太阳,也能将柜台那里看的一清二楚。

他选择坐在了背对阳光的那个座位,将还沐浴在阳光中的那个座位留给了对方。
把包塞到了自己身后,坐定之后,他将手肘支在桌子上,托着腮,眼神巡视了店里一圈,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柜台前,那个背对着他站着的带着帽子的宽肩男孩。


丹尼尔很高,他站在队伍里不靠前的地方,却能直直的看见操作台上嗡嗡运作的咖啡机,也清楚的看到店员小姐姐在娴熟的磨巧克力碎屑。
到处都充满了咖啡店里特有的香甜气息,他忍不住多深吸了几口气。

队伍还很长,丹尼尔回过头来看向店内,几乎是一瞬间的就找到了邕圣祐,对方似乎是对木质桌子桌面上的花纹很感兴趣,在那里用手指描绘着什么。
阳光将邕圣祐的肩头照的明晃晃的。

丹尼尔转回头,换了一个方向,看着橱窗里的甜品,令人垂涎的蛋糕映在他的瞳孔里,可他的神色却还是飘忽不定。

邕圣祐一直注视着丹尼尔的身影,他将对方看的一清二楚。
看得清那人后脑勺的几绺不听话的头发,从帽子的调节扣那里张扬的伸在外面。也看得清对方短袖T恤,被汗水弄得微微溻湿了的后背。

忽然对方回了头,将他吓了一跳,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低下了头。手指不安的在桌面上游走,像是犯了错一样。

队伍缓慢的前进着,丹尼尔觉得今天店里来的客人格外的多,有些不耐烦的扯下帽子,手指插在头发里,挠了挠还有点汗津津的头顶。
像是考试作弊一般,从抬起的胳膊夹角处朝邕圣祐那里撇。
这一撇让他注意到了对方几乎是看到呆滞的目光牢牢的钉在他的身上。
他戴回帽子,压低了帽檐,挡住了自己弯起的眼角和闪烁的目光。

邕圣祐看到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熟练的在自己钱包中夹出几张纸币放在柜台,然后又微微触碰到店员的手,接过了暗红色的振铃。

丹尼尔手里把玩着振铃,拉开了卡座的椅子坐了进去,摘下帽子放到桌子上,朝邕圣祐乐了一下。

邕圣祐看到对方摘下帽子的一瞬间,阳光打在丹尼尔的额前,茶色的头发被照成了金色。微微眯起的眼角,和那颗完美的泪痣,脸上细细的汗毛,和那翘起单边嘴角的嘴唇,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被阳光衬的和谐完美。

手中的振铃嗡嗡嗡的响了起来,惊的两个人又几乎是同步的抖了一抖。

丹尼尔抓起振铃起身,不一会儿端回来了一个托盘。

一杯漆黑的美式,一杯只能看得到满满的奶油。一旁白色的瓷碟里两个圆滚滚的泡芙,一只粉色一只棕色。

邕圣祐自动的抓了那杯奶油放到自己面前,他知道对方还在坚持减那根本不存在的肥。
他捏起盘子边摆放的一个小巧的叉子,试图插起离他比较近的那个棕色泡芙。
叉子的尖头刚要触碰到,小碟突然被对面的人转了个方向。

有些诧异的抬头,却看见对方人畜无害的脸孔。
继续移动了手腕,将叉子插进了被转到他这边的粉色泡芙。

咬下了一口,酥脆的富有层次感的外皮,有些冰凉的卡仕达酱接触到了温热的舌尖,中间包裹着的水蜜桃馅料在滑进口腔的一瞬间虏获了所有感官,一股桃子香气冲进鼻腔。

邕圣祐有些享受的缓缓嚼着,将目光投放在对面人的脸上,阳光还没有离开那里。

突然对方咧开嘴角漏齿一笑,邕圣祐的呼吸慢了一拍,嘴里果酱甜腻的让他喉头一紧,赶紧抓起杯子喝了一口。
埋在浓厚的白色下,是焦糖拿铁,是那种加了额外奶泡和奶油的焦糖拿铁。

丹尼尔也拿起叉子,插进了那只棕黑色的泡芙。
是坚果黑巧克力味道的泡芙,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丹尼尔很喜欢,因为醇厚香甜又略微发苦的味道总是让他欲罢不能。

因为对面的人背对着光亮处,丹尼尔并不能看清对方脸颊上的痣,但还是习惯性的扫视那片皮肤。
目光下移,丹尼尔看见白色的奶油在对方的上唇堆积了浅浅一层,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丹尼尔自己手里的那杯美式几乎一口都没喝,他一直看着对方握着的那杯拿铁,看着对方微微张开薄厚适中的淡色嘴唇,含住一点点白色的杯沿,轻微的抬起下颏,喉结随之上下滑动一次。

太阳几乎完全消失在了视野里,

邕圣祐将手里的喝干净的咖啡杯平稳的放回了托盘。
丹尼尔杯中还剩了大半,但却没有要继续喝的意思。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邕圣祐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摆,重新将挎包挂在了身上。

丹尼尔随手就把帽子扣回在了自己的头顶,然后也随之起了身。

因为过道有些窄,丹尼尔在自己座位那侧身站着,等待对方先过去。
邕圣祐擦过了丹尼尔的身子,径直朝着门外走。

丹尼尔若有所思的看着对方走出了七八步远。
突然,抓起了那杯空了的咖啡杯,放到嘴边喝了一口,他似乎能够感觉到杯口的余热,和些许的湿润。

真甜,他想。



邕圣祐走出了几步后,一直在看着店内的一扇玻璃墙,因为那里可以倒映出身后对方的身影。
突然,他看见了对方抓起了他刚刚放下的咖啡杯。

今天晚上我是不准备继续刷微博了😂有点丧

行吧,今天逛Lof之前先上缴一点粮,希望不会踩到自己的雷🤞🏼

笑哭了😂推上狗丹雍的人都太强了

做实验之前狂风闪电雷阵雨🥀⛈⚡️☔️,做完实验后晴空万里风和日丽🌻☀️🌈🌷
_(¦3」∠)_

“就这么急吗,灵幻?”

想小酒窝的第n天…………

自带柔光滤镜的我的鹅,
因为在脱毛毛,居然显得全身都好像在发出淡淡的光

一篇单纯拿来练语言的低级翻译…
感觉芹泽克也就是那种家中饲养多年的大型犬,让别人忍不住宠他~


我幻想的他俩日常就应该是这种相处模式!


芹灵好磕,欢迎入坑(๑ᵒ̴̶̷͈᷄ᗨᵒ̴̶̷͈᷅)

卧槽卧槽卧槽!给你们安利一个推主!!!她的口味很清奇(我也),喜欢各种虐待师匠(太他妈刺激了),看得我幻肢超硬der(*´艸`)
「🚫注:图片不能在平台之间转载❗️」